皎墨

Hail Stucky!
[求扩列]
[箐.墙头多的要死.栎]

【鬼知道我在想什么】

一些奇怪的东西
纯粹娱乐向沙雕段子
充满ooc和垃圾文笔
[涉及盾冬、锤基、 EC、幻红、贾妮、贱虫等(?)]
——————————————
*在遥远的不知哪儿的地方,有三个紧挨着彼此的国家。
[阿斯加德、泽维尔帝国和复兴联合国(X)]

1.
泽维尔帝国的公主Wanda将同复兴联合国的皇子Vision联姻。
2.
阿斯加德的人民很兴奋。
3.
你问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王后,泽维尔帝国,大皇子』
阿斯加德的近侍卫长Hulk用关切的眼神看着你,仿佛你是个傻子。
4.
毕竟泽维尔帝国的大皇子Loki不知怎么和阿斯加德的新王Thor搅和在了一起并私奔的事已经人尽皆知了。
5.
你尴尬的笑笑,『毕竟许多年不与外界接触了,难免有些落伍』。
6.
于是Hulk用更加奇异的目光看着你。
7.
而阿斯加德的王正在被王后逼迫着想泽维尔小公主的新婚赠礼。
8.
就决定是这串紫红色的项链了
新王的第55个建议终于被采纳了。
9.
真叫人心累.jpg

1.
Charles皇后已经唉声叹气一整天了
Eric很不高兴。
2.
美好的夜晚因着Charles忧愁的叹息变得索然无味
Eric甚至想起了自己还是平民时追求Charles的日子。
3.
Eric也忧愁了起来。
4.
忘了说,Eric是通过起义推翻了Shaw的统治才成为帝皇的
而大部分功劳其实在皇后身上。
5.
因此,当没有姐姐陪伴的小Pietro下定决心来找父皇母后一起睡觉时,看见了两个哀愁的人。
6.
『哦Peter』Charles宛如看到了希望般活了过来,『银色真是太美丽了』
Pietro很懵『您在说什么呢母后?』
『一想到以后儿女齐聚一堂的日子里满眼的红紫色——甚至还有绿色.....』Charles再次深深叹了口气。
7.
『可是红色很好看啊』Pietro不由地反驳,红色的Wanda可美了。
8.
[辣鸡审美,伴我一生]Charles瞪了一旁的Eric一眼。
9.
Eric感到委屈,并加以反驳『紫红色,奢华、大气,多好看!』他取来珍藏的意图作为自己皇后生日礼物的紫色王冠,还暗自惋惜又得再准备一个了『看看Charles,多美』
10.
Charles闭上了眼,Pietro在一旁兴奋的说『母后母后您快戴上,一定超——好看!』
『算了Charles』皇后对自己说,『从跟了Eric的那天起,你就该知道这是必然的了。』
11.
Charles将Pietro抱到床上,Pietro“啾”地亲吻了自己母后的脸颊
『晚安』Charles又吻了吻Eric
『晚安』。
12.
至于那个皇冠——就当做它没存在过吧。

1.
Bucky是泽维尔帝国的侍卫长
他原先是大皇子Loki的随从。
2.
可惜Loki和Thor跑了
于是Bucky就成了公主Wanda的侍卫。
3.
较为神奇的是,Bucky和复兴联合国的骑士长Steve是青梅竹马
也是泽维尔帝国王后的好友。
4.
充满了关系户的气息。
5.
但Bucky是Charles强行留下的
『帝国缺少你这样的人才』
[去他妈的人才]Bucky想,[我只想回复联找我的Steve]
然而他还是留下了。
6.
毕竟Bucky很快和Loki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深厚到可以帮对方私奔的那种。
7.
于是Steve眼巴巴的盼着Bucky回复兴联合国盼了快90年。
8.
上一条当然是假的
在这个神经病的脑洞里,大家都只是普通人
怎么可能要90年呢。
9.
不过至少也有三年了
所以Steve很哀愁
况且复兴联合国的王现在正处于极度奢靡的状态中。
10.
这让爱国的史大盾忧愁的不行
甚至想叛变。

1.
作为复兴联合国的王,Tony看上了一个叫Peter的平民小伙。
2.
很尴尬的是,Peter有个麻烦的未婚夫Wade
他天天缠绕在Peter身边
让Tony有种强抢民男的罪恶感。
3.
『King,这本身就是强抢民男』大臣Jarvis在一旁说道。
4.
于是Tony假意补偿实则讨人芳心的送了许多奢侈品——一部分挪用了国库。
5.
于是爱国的骑士长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并找到了大臣Jarvis商议对策
Jarvis表示骑士长你放心这事交给我来解决
并在半夜出现在了Tony的宫殿里。
6.
第二天复兴联合国的王就改“邪”归正了
甚至在之后出席了Wade和Peter的婚礼。
7.
Steve十分快乐
不仅是因为王的改正
更更更更更是因为他见到了Bucky。
8.
所以其实就是因为太久没见Bucky才会有反叛的心思的吧大概。
9.
小公主Wanda快乐的和皇子Vision生活在了一起
护送她的侍卫长却再没有回泽维尔帝国。
——————————————
Charles:大儿子跑了,小公主嫁了,侍卫长走了,唯一银色儿的小儿子还和一个玩牌的旅人溜了——好气哦

【杰医】性转

十分ooc,短小小小,垃圾文笔
性转预警√
监管者求生者立场转换预警√
糖糖糖糖糖糖糖√
————————————
洁恪→杰克[求生者,可隐匿身形]
埃米力.戴尔→医生[监管者]
————————————
  四围黑漆一片,乌鸦有些长久的聚集在洁恪头顶上。
  她仿若未察觉般固执的解着最后一条密码。
  [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洁格百无聊赖地想着,一道电流就惩罚似的滑过她的指尖,与此同时,她的身影也渐渐暴露出来——技能失效了。
  “真可惜。”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洁恪回过头,不出所料的是戴尔医生。
  埃米力笑眯眯的看着眼前非但无一点害怕,反而一副认命了的高挑姑娘,半搂着洁恪的腰身就将她公主抱了起来。
  “做什么?”洁恪挑了挑眉,黑色的长发凌散着垂下,埃米力小心的用手将它们一一缕齐。
  “带你找地窖。”埃米力轻轻吻了吻怀中美艳姑娘的额头,话语里带着些笑意。
  “小丑他们真是不争气。”洁恪叹了口气,复又扬起一笑,抬头就吻上了埃米力还未来得及抬高的唇。
  “唔......”埃米力起先没有想到洁恪会那么主动,不过愣神只是一会儿的事,反客为主于他而言,实在是不能再轻易了。
  “哈......”洁恪微微喘息着,“算是放水的谢礼?”她狡黠一笑。
  “那真是太诚挚了。”埃米力又扬了扬嘴角。
  “你可能理解错我的意思了,亲爱的戴尔医生。”洁恪略一施力挣出了埃米力的怀抱,“谢谢您的礼物,下次再会啦!”说着,从地窖口跳了下去,还附赠了一个wink。
  “真是......可爱极了。”埃米力轻抚着唇角,笑眯眯的喃喃道。
————————————
洁恪:想什么呢?当然是我放水啊
————————————
杰克突然惊醒,觉得自己就算是女体也攻气十足,吻了吻身旁熟睡的艾米丽,又躺下睡着了。
————————————
艾米丽:???
————————————
没找到过地窖的我沉迷让他们找地窖[X]

【杰医】

垃圾文笔,十分ooc,短小
私设杰克已经暗[明]恋小医生很久啦
糖糖糖糖糖√
————————————
  艾米丽第一次参加游戏的时候,碰到的监管者是厂长。
  “你看到我的女儿了么。”粗粝的声音压抑着尚未熟悉规则的医生,她紧紧攥住自己裙边的一角。
  “我并不知道您的女儿是谁。”艾米丽微颤着回答了眼前面目狰狞的监管者的问题。
  “啧。”厂长不耐的用手中的钝器敲了敲地,掂了掂后又犹豫着放下了,“看在杰克的份上,放你一马。”边说着垂下眼瞪了下艾米丽,转身向律师的方向走去。
  等到厂长近乎出了视线,艾米丽才踉跄着跑向刚刚开启的大门,等逃脱后方才有余心奇怪起厂长口中的[杰克]。
  “杰克?”艾玛停下修理花园的动作,“好像我父亲的一位朋友吧,也是监管者来着。”
  “你的父亲?厂长先生吗?”艾米丽想起厂长凶悍的样子,无论如何也无法同眼前娇小可爱的园丁小姐联系起来。
  “嗯,厂长。”艾玛点点头,递给艾米丽一朵红玫瑰“就这么谢了怪可惜的,送你啦。”那玫瑰开的正盛,仿佛再晚些就会凋零下来。
  “也许还能送给[杰克先生]呢。”艾玛冲着手足无措的医生眨了眨眼。
  艾米丽不知怎么觉得心跳的有些快,她小心翼翼的把玫瑰别在胸口,对于自己对被一位尚未见过面的男性救了一命就脸红心跳的行为暗暗谴责了下。
  “就当做是救过我一命的谢礼吧。”艾米丽小声念着,想着等下可以试着去找找那位[杰克先生]。
  可是医生小姐啊,红玫瑰怎么能随便赠予陌生的异性呢?更何况......
  被园丁拉着再次进入游戏的艾米丽慌张极了,上一局赢的全靠那位[杰克先生]的名义,这一次怎么可能还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呢。
  再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医生望望四周,并未发现监管者的身影,便小跑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解码机处摸索着解起了密码。
  “啊!”电流滑过指间,艾米丽哆嗦了一下,感觉脚步声似乎愈来愈响了。〔完了!〕艾米丽慌乱的跑到墙角,自欺欺人的蹲了下来,双手抱膝,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初次见面,美丽的小姐。”杰克慢慢从一旁显出了身影,“我是......杰克”杰克顿了顿,看着医生惨白了的小脸,最终还是没有把[开膛手]三个字说出来。
  “杰克先生?”艾米丽抬起头小心的看了看似乎并无伤害自己的意思的高瘦绅士,“谢谢您。”她小声的对杰克说。
  “叫我杰克就可以了,可爱的小医生。”杰克想到上午讹了自己一顿饭的厂长,不多时就明白了眼前的姑娘在感谢什么。
  艾米丽小心的把胸口的红玫瑰取下,递给了杰克,“这是谢礼,......杰克。”她还是记得要把玫瑰送出去的。
  “哦!真是朵——娇艳欲滴的美丽花儿。”杰克伸出右手接过了玫瑰,“现在,跟着我去找找地窖在哪儿吧艾米丽。”
  还未明白过来为什么杰克会知道自己名字的医生被[地窖]二字提醒了处境,“艾玛他们?!”
  “都被我淘汰了哟。”杰克晃了晃左手,笑眯眯的又问,“你害怕我了?”
  艾米丽抿了抿唇,“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救过我两次”小医生顿了顿,扬起了一个小小的笑容,“谢谢。”说着向杰克挥了挥手,从地窖旁跳了下去。
  杰克怔怔的想着方才艾米丽的微笑,觉得耳尖有些发烫。
————————————
不得了,杰克他别了朵好艳的花!
厂长喝着酒,眼神突然犀利了起来
我闺女儿种的!
厂长的眼神更加犀利
————————————
杰克这个人渣!
厂长开始四处乱传
他说着喜欢医生还收我闺女儿的花!
————————————
那是我给艾米丽的
艾.我爹真蠢.还凶.玛表示没耳听这传言
并对艾米丽重色轻友的行为表示了谴责
————————————
艾米丽:我不是,我没有,杰克先生是个好人!
杰克:耳朵发烫